“你和我性癖相同,我们就是朋友了。”


涂鸦,也写东西(虽然貌似糟糕物居多)
想转行当段子手

PS:人生大事,学习备考。闭关中。

【湿毗】out of the dream

说明:①矫情又渣文笔的湿毗粮食,自产自食

          ②非原著向,入坑不算短了解不够多,有错误有ooc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③不嫌弃我的话,欢迎食用(°u°〃)我会继续努力的!

以下是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高山上冥想的神明心中出现了一个空洞。

他已经忘记自己进行了多久这样极端的苦修。吉罗娑雪山仿佛无界限的极度纯净环境,让他的精神也一直处在完满和无暇的状态中。时间在此冻结——无论是在他的身躯还是他的内里,因这宇宙中的一切过去,现在和未来,都直接映射在他的灵魂之中。

现在,在这平缓的精神河流中出现了一个黑洞。神明感到了自己的思维不再自如的流动,于是他睁开了双眼,看到他美丽的妻子站立于一侧,关切的看向他。

她说:“我的上主,你看起来很不安。”

不安?多么新鲜的词语,他想。我看到过宇宙的初生和毁灭无数次,还能有什么使我不安?

然而,即便他是如此全知全能,也找不出这情感的源头。那美丽的神女也陪伴他一起思索,仍旧一无所获。

于是她只好建议道:“上主,或许你该找贤明的人问问。当困难超越自己所拥有的知识时,应该停止独自思考而立刻行动。”

在神女的建议下,雪山上的神明带上了象征无尽之数的武器出发了。世界在脚下铺展开来。即使他知道这里所有既有和将有的路,也不能在没有终点的情况下走出一条路来。于是他首先进入了茂密的丛林,他知道在那有
 他最熟悉的狩猎的味道。

他的三叉戟所指向之处,纠缠的藤蔓自然分开,喧嚣的兽群并立两旁。森林的兽王在他面前停驻。古老的神明发问了:“我的心中有所不安。野兽,你可知道能够解开我疑惑的那位在何处?”

兽王垂下头颅,身躯伏地,在它的神明面前表现出足够的虔信和谦卑。它谨慎地提出建议:“传闻中,您有一位举世无双的友人。每次您遇到足以令人彻底沉默的障碍,他都是是您背后撬开拦路之石推动您前行的人。然而智慧低微如我,并不清楚那位存在的方位。或许您该向东边去,那里是摩耶之林,罗刹居所。他们来去如风,遍布大地。他们可能知道。”

于是神明的路径转向东方。繁茂的森林逐渐消失在他的发辫之后。鸟语呼啸成诡风,树木风化为沙石,这不毛之地被神明沉默的双足丈量着。然后,他站立在幻力构成的怪林之前。在石树间穿梭奔腾的罗刹看到这令人畏怖的神明出现,全都停下嬉闹。礼赞的呢喃在巨石林中回响激荡。族群中最有力者在他面前双手合十。

威严的神明抬手赐福。他思索后说到:“勇士,我的心中不安已经成为惶恐。听说我有一位贤明的友人,能解开我一切疑惑。然而现在我不但不知这令我难受的根源,甚至忘却了友人的名字。”

“尊敬的大神,我对此十分清楚,”罗刹的族长回答道,“祖辈说过我们赖以生存之地便是来源于那位的庇护。而他尊为幻力之主,更是为宇宙本质,他不仅仅是您的友人!大神啊,他是您的信徒也是您的上主,他为你所想之人。”

“那我如何才能找到他呢?”

“大神,请宽恕我的无知。那位遍入天地,我如何得知他的踪迹?不过我的族群听说东边的人类部族正在开战。您或许可以继续向东前进,既然那位如此通晓至理,必会去引导这可怕厮杀中的人类命运。”

神明提上武器继续行走。这次他甚至比在雪山上更加沉默。对于行进路上任何的生物或非生物,他都拒绝回应他们的信仰。

终于他停在了了罗刹王所说的地方。马匹和暴怒的生者在血与铁之间混杂,他跨越他们,走到战场的尽头,那里只有残破的旗帜和无法计数的迷惘魂灵。这些死魂没有意识却望向同一个方向,神明的目光跟随他们的头颅穿越过生死停留在某处。

他看到和自己面容相似的猎人举起了弓。

他看到妇女们面容憔悴的放下挽起的长发,她们的姐妹在死寂中将精致的首饰埋葬。

他看到尊王和他的兄弟们,在举行献给某个人葬礼。其中有位手持神弓的人中雄牛,他的眼神无光,呐喊和泪水被压抑在肌肉上蠕动的青筋之下。

他看到了一切,又什么也没看到。他感受到了大战后神明建立的秩序在重生,却感受到了随之而来某个历经了哀戚的人类的死去。

我的友人,我的所爱,我的另一种形式的我啊。他怀抱中的身躯冰冷,唯有滴落在上的泪水赋予温度。

我从你给我的梦中远赴而来寻找答案,你却为何要对我沉默不应呢。

———end———

评论
热度(27)
© 星之原野 | Powered by LOFTER